个性网
医护日志:隔离病房内 我就是那个“洋娃娃护士”

  中国宁波网记者沈莉萍 通讯员鲍云洁

医护日志:隔离病房内 我就是那个“洋娃娃护士”

  最近,中国科学院大学宁波华美医院(宁波市第二医院),陆陆续续不断有新冠肺炎患者出院。

  长着“洋娃娃睫毛”的护士周浙萍,就是隔离病房日夜守护的39名医护之一,陪伴着一位位患者战胜病魔,重新拥抱阳光。

  昨天,又有一位患者出院了,临走前向医护含泪鞠躬说谢谢。这样的场景,这样的语气,于周浙萍再熟悉不过——

  “2月24日,23床陈大姐出院了,临走的时候,她眼中含泪,一直对着我们鞠躬,连声说着感谢。

  对我来说,这样的场景再熟悉不过了,最近出院的患者很多,几乎每个人临走时,都是这样的表情和语气,包括上周刚刚出院的陈大姐儿子小吕。

  陈大姐和小吕其实搞不太清楚他们感谢的人都包括谁,因为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包裹在防护服里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对他们母子来说,隔离病房的39名医护人员是一个整体,代表着让他们重生的力量,所以小吕最常说的话就是:感谢医院、感谢党、感谢政府、感谢国家……

  我很高兴我是这个整体中的一员。在陈大姐眼里,我就是其中一个长着‘洋娃娃睫毛’的护士,陪伴她战胜病魔,拥抱阳光。

医护日志:隔离病房内 我就是那个“洋娃娃护士”

  作为一名家有两名‘熊孩子’的护士妈妈,每天上班如打仗、下班如作战的生活并没有彻底淹没我的爱美之心。春节前,我忙里偷闲,给自己买了套新衣服,顺便种了睫毛,打算美美地迎接新的一年。

  没想到一场非常之疫突然从天而降,我和同事们匆匆忙忙上了‘战场’。新衣服是没机会穿了,种的睫毛倒是‘派上了用场’。陈大姐有一次很认真地问我:‘小姑娘,你是不是很年轻啊,睫毛忽闪忽闪的,像洋娃娃!’我一听就笑了,心里有点小得意,看来这睫毛没白种啊!

  在这群患者当中,陈大姐的病情算是比较重的,再加上有高血压史,她的抗疫经历可谓一波三折,我们全体医护人员也是密切关注,‘见招拆招’,多科会诊,身心兼治:

  刚来的时候她病情较重,心情也比较紧张,她旁边的床位一空下来,我们就安排她症状较轻的儿子小吕和她同住一室,方便照顾她;

  母子俩在网上买了不少生活用品,每次一送到,我们一趟一趟下去帮他们拿;

  陈大姐舌苔很厚,没有胃口,连喝水都觉得是苦的,我们就请名中医远程会诊,几贴药方下去,症状立即改善,胃口好了许多;

  有天傍晚,过敏体质的她突然浑身过敏,手脚无力,我连夜上报病情,及时对症治疗,有效缓解了症状;

  ……

  和警校上学、常年健身的小吕相比,陈大姐有基础疾病,病情更重,但因为得到及时有效地治疗,再加上天性比较乐观,所以她得以顺利痊愈,迎来新生。住院的时候,陈大姐常常会满足于一些小确幸、小欢喜:情人节那天,我让小吕把一朵红玫瑰转交给他妈妈,她就开心了整整一天;隔离病房里属于他们的只有一方小天地,但陈大姐很满足,她说自己住的是高档江景房,病房陈设比家里还舒服……

  因此我想对患者们说,对于没有特效药的新冠肺炎,保持乐观心态就是一剂最好的‘良方’!

医护日志:隔离病房内 我就是那个“洋娃娃护士”

  予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那朵怒放的红玫瑰,于陈大姐,象征着重新绽放的生命;于小吕,象征着亲情和爱心的传递;于我,象征着南丁格尔的医者仁心。小吕说,出院以后有很多想做的事,比如捐献血浆,回馈社会;比如和同学们一起去武汉做志愿者,将爱心传递;再比如当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,成为和我们一样的人……”

推荐